顺德中低端家具厂去留两难

2015-01-26 15:01:54 faygo 31
曹老板,在顺德龙江经营家具厂的东北人,天生一副东北人大气爽朗的笑脸。但是最近新增100多万元的环保设备、每月多出1万多元的电费,让他眉头紧蹙,平添几分愁苦之色。
 

曹老板,在顺德龙江经营家具厂的东北人,天生一副东北人大气爽朗的笑脸。但是最近新增100多万元的环保设备、每月多出1万多元的电费,让他眉头紧蹙,平添几分愁苦之色。

在各项成本攀升、利润日渐微薄、生意惨淡的压力下,顺德家具大佬们又要经受另外一层考验:当地政府重点整治提升家具行业,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环保。要么上环保线,要么外迁。对于大多“是星星还不是月亮”的中低端家具厂,是转型下血本“赌”还是转场?是收缩经营还是干脆打包卖掉,彻底离场?

环保的账本

严老板,几年前从四川老家来到顺德,助姐夫开一个小规模的板式家具厂。当时投入的两台拉台锯、排钻、两台封边机、一台锣机,一直支撑着这个“亲戚+老乡”的加工厂。由于厂房距居民区不远,他们厂经常受到居民对废水、废气、刺鼻油漆味的投诉。以往,严老板对此还可以笑脸陪人、“打打太极”,但今年不行了。“政府这次动真格了,如果环保方面审批不合格,又不整治,就直接取缔。我初步测算了下,我们厂要投入污水处理设备、废气治理设备,以及更加环保的油漆涂装线,这都是目前无力承受的一笔开支。”

顺德中低端家具厂去留两难

顺德中低端家具厂去留两难

生意不好,又逢“严法”,严老板在一闲就是两三天的日子里望不到头,“没办法,且让厂子挺一天算一天,大不了就老家种地呗。”

日子难熬的不止是小家具厂。距离严老板厂房不远的工业区,家具企业规模较大,设施相对完善,此次成为政府整治的示范点。唐老板,手下掌管着一个100来人的木家具厂,几个月前就听到了政府“整治环保”的风声,他便频繁往来于水性涂料厂、设备厂之间,考察上水性涂料生产线的可能性。“相比溶剂型油漆,改为水性漆后,涂料成本大约上升30%—50%,综合其他因素,对一件家具成品而言,其生产成本大致上升5%,再加上改造生产线上千万元的成本,企业的压力不小;另外一层压力就是消费者愿不愿意为环保的水性漆木家具付费?”

尽管水性木器漆的工艺、性能、成本各方面都还是困难重重,但为此心力交瘁的唐老板觉得还是要上水性线,政策大趋势已经不允许对于环保熟视无睹了。

外迁的痛楚

没有资本跟上“环保”的节奏,那么外迁是否会好过点?

近几年,四川、湖北、湖南等地家具产业园、卖场兴起,当地政府纷纷抛出橄榄枝,声称欢迎广东家具厂落户生根。

即便有各项扶持政策,但是要完善的上下游产业链、要配套的产业环境、以及要完成人才的储备,要面临的高级人员“离家大迁徙”都是棘手的问题。

曾经有一批顺德企业在外迁的过程中,由于政府决策人员的突然更换而不了了之,剩下兴建一半的厂房矗立在偏远的城市郊区。

不少家具厂老板深有体会:“不是简单地将工厂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就是转型,转型成功要有智慧,定好位,投入匹配的资源,这不亚于二次创业。”

对于唐老板来说,他是从来不敢想象将工厂外迁面临的成本风险。像蚂蚁搬家一样,几十台沉重的设备和几吨的原材料,拉了几十车,把工厂全部挪到一个全新的环境。再加上安装设备和组装调试,经过一个月或可安顿下来,这样的显性成本和不可见的隐性成本,及搬迁过程的痛苦着实风险太大。

相较于各种企业经营压力,曹老板、严老板、唐老板更不能忍受的是闲下来的日子。“那种安静的未知,令人发慌,就感觉被行业远远地抛弃了。”   来源:第一家具网

 

酒店家具 版权所有 2006-2018 粤ICP备13011330号-1

广东省东莞市厚街镇双岗工业区

www.dgwanmei.com

酒店套房家具_别墅家具定制_酒店客房家具_酒店工程家具

酒店家具_酒店套房家具_工程家具_酒店家具厂_酒店客房家具_酒店家具定做

Powered by MetInfo 6.0.0